陈情令第40集分集剧情

  

  思追与金凌谈及夷陵老祖魏无羡,金凌认为这一切坏事都是魏无羡暗中做的,思追却不这么想,惹得金凌很是不悦,直到蓝忘机走下楼来,众人才作鸟兽散。蓝忘机一反常态地向掌柜要了一壶酒,大家惊得张大嘴巴,不知一向遵守清规的蓝忘机为何如此。

  此时,魏无羡在房中百无聊赖地呆着,他打开窗子,看见温宁吊在窗外,披头散发,有些吓人。温宁倒是不觉得,眨巴眨巴眼睛,还想多说几句。可是,蓝忘机端着酒走进来了,温宁急忙从屋顶坠下,重重地摔在地上,爬起来一股脑儿溜走了。魏无羡哭笑不得地坐下,惊讶地看着蓝忘机手中的酒,自顾自地小酌起来。蓝忘机谈起正事,希望魏无羡下个月跟自己一起去金麟台参加清谈会,在金光瑶身边找出聂明玦的头颅。魏无羡正在犹豫,蓝曦臣也过来劝说,如果金光瑶当真是十恶不赦之辈,自己绝不姑息。

  于是,魏无羡戴着面具,与蓝家兄弟一道前往金麟台,金光瑶出门迎接,多年不见,他还是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对待所有人都热情周到。宴席开始,金光瑶携着夫人秦愫款款而来,二人郎才女貌,真称得上是天作之合。正当大家推杯换盏之际,聂怀桑哭哭啼啼着闯进来,央求金光瑶给自己解决麻烦,金光瑶只好把他扶到后院,慢慢详谈。

  魏无羡觉得金氏的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怪异,因为他现在还顶着莫玄羽的身份,所以便想去探知莫玄羽与金氏有何瓜葛。果不其然,魏无羡刚走到后院,便被几个金家的人团团围住,为首者是一个名为金阐的少年,他坚称莫玄羽曾纠缠秦愫,今天必须好好教训一顿。魏无羡暗暗叫苦,这莫玄羽纠缠谁不好,偏偏去纠缠金光瑶的夫人,真是自找苦吃。这时,金凌竟然冲出来挡在魏无羡前面,魏无羡见状,便顺手教了金凌几招,让他将金阐打得落花流水。

  打跑了金阐,魏无羡笑嘻嘻地告诉金凌,自己已经移情别恋了,不再喜欢秦愫。金凌对魏无羡的身份有些怀疑,不过,他也懒得去较真,只希望魏无羡不要再出现在这里,免得让金光瑶误会。说着,金凌还作势要喊仙子,魏无羡吓得赶紧跑掉了,他悄悄来到蓝忘机房间,蓝忘机早已在此等候。魏无羡抽出一个纸片人,将自己的灵识注入其中,纸片人马上活动起来,灵活地爬上蓝忘机额头,去扯他的抹额。蓝忘机嘱咐纸片人别闹,此去调查金光瑶,一定要倍加小心。

  于是,纸片羡迅速从门缝中滑了出去,一路来到金光瑶居住的芳菲殿,扭动着薄薄的身子,从窗缝中挤入屋内,跳跃着降落到书桌上,想看看桌上的信。无奈,这信被压住了,纸片羡力量不够,还没等它成功把信抽出来,秦愫竟然走了进来,纸片羡赶紧躲到一边,惊讶地发现秦愫脸色惨白异常,全然不像刚刚在宴会厅那般神色飞扬。

  秦愫哆哆嗦嗦地拿起信,身后却忽然炸起金光瑶的声音,她恐惧地转身,看见金光瑶一如既往温柔地注视着自己,只是那笑容在此刻显得十分可怕。秦愫颤抖着告诉金光瑶,自己刚刚见了一个人,听说了一些事,还拿到了这封信。金光瑶保持着标志性笑容,接过信仔细翻看,他的笑容逐渐凝固了,整个表情变得狰狞,开始辩解这信上所说全部是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秦愫眼中含泪,事到如今,金光瑶还想骗自己,真是太可怕了!说着,秦愫只觉得犯恶心,忍不住蹲下来干呕。金光瑶淡淡回应道,自己和秦愫这么多年来琴瑟和鸣,本来生活和美,只要秦愫不在意,一切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秦愫不愿再相信金光瑶的鬼话,她想起夭折的儿子阿松,心底一阵恶寒,开始怀疑阿松是被金光瑶害死的。

  此刻,金光瑶可没心思想那么多,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将这一切告知秦愫。秦愫愤恨地挣脱金光瑶,直到今日,她才看清楚枕边人的真面目,这是一个狠心杀子的男人,是一个为了地位不顾一切的男人!金光瑶的眼中射出两道寒光,无论如何,阿松必须死,如果再让他长大,那秘密就瞒不住了。秦愫打断金光瑶的话,狠狠地扇了他两巴掌,金光瑶见秦愫死活不肯透露告密者,他心一横,索性封住了秦愫的部分经脉,将她带入密室,纸片羡也连忙悄悄跟了进去。

  秦愫被安置在密室中,金光瑶逼迫她说出告密者。这时,纸片羡不小心抖动出了细微的声响,金光瑶耳朵一动,面色巨变,发觉密室中潜入了其他人,他将秦愫藏好,小心翼翼地走到被蒙着的架子面前,低声开口:"刚才,是你在看我吗?"说着,金光瑶缓缓掀开写满符咒的帘子,聂明玦的头颅赫然呈现在眼前,只不过,这头颅被盔甲包围着,双眼、耳、鼻、口都被遮住了,看起来十分骇人。

  等到金光瑶离开架子,纸片羡才飞进去,他不仅看见了聂明玦的头颅,还看见了制作阴虎符的草图。纸片羡贴在聂明玦头颅上,另一边,蓝忘机身边的魏无羡忽然坐直身子,眉头紧皱双手做势,蓝忘机大吃一惊,魏无羡竟然开始共情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六大福影视剧情网-:www.6dafu.com)

陈情令相关剧情

  • 暂无记录
Copyright © 2013-2017 www.6da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大福影视剧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