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第26集分集剧情

  

  蓝忘机和蓝曦臣在金家偶然看见苏涉,他们都很吃惊,苏涉当年贪生怕死出卖蓝氏,此人可不是忠义之士。可是,金光瑶对苏涉倒是很热情,而且,就是他将苏涉邀请来金家的。蓝曦臣惊诧地告诉金光瑶,苏涉是罪大恶极之人,金光瑶做出一副懵懂模样,自称完全不知晓此事。

  围猎庆功宴正式开始,金光瑶代表金家对收货颇丰的江氏表示祝贺,江澄知道江氏围猎引得其他世家不满,赶紧出言相让,把猎物献给大家平分,以示友好。众人觥筹交错,金子勋明知蓝氏家规不许饮酒,还故意逼迫蓝曦臣和蓝忘机饮酒,让气氛降到冰点。蓝曦臣不愿闹得不愉快,只好喝下金子勋送来的酒,金子勋得意洋洋,继续逼酒蓝忘机,蓝忘机目不斜视,不予理会,这时,魏无羡冷着脸走进来,将酒一饮而尽。

  金子勋瞪着魏无羡,魏无羡目光看似平静,却暗藏杀机,他自称有迫在眉睫的事情找金子勋对质,可金子勋狂妄自大,根本不把魏无羡放在眼里。魏无羡干脆把话挑明,质问金子勋是否认识一个叫温宁的人,金子勋脸部肌肉明显颤抖了一下,嘴硬不肯承认。魏无羡继续说道,一个月前,金子勋在甘泉一带夜猎,追着一只八翼蝙蝠王跑到了岐山温氏残部的聚居地,带走了一批温家门生,当时为首之人就是温宁。

  金子勋还是不承认,魏无羡便说的更加详细,金子勋因为追不到蝙蝠王,便强迫温家门生背上召阴旗作为活诱饵,温家门生自然不敢,温宁站出来磕磕巴巴地与金子勋理论,在这期间,蝙蝠王逃走了,金子勋便将这几名温家门生痛打一顿,强行带走,此后,这些人就不知所踪,至今未归。金子勋总算是看出来了,魏无羡这是向自己要人,他恶狠狠地咒骂魏无羡,座上的金光善也忍不住了,出言责怪魏无羡大闹金氏家宴,还提出要收走魏无羡的阴虎符。

  魏无羡忍无可忍,岐山温氏虽然倒台了,但兰陵金氏如今的所作所为也令人发指,难道不是要步温氏的后尘吗?金子勋依旧大放厥词,狡辩称温氏走狗人人可杀,魏无羡不再忍耐,他再数三个数,如果金子勋再不说出温宁下落,就别怪自己不客气!说着,魏无羡周身杀气四起,金子勋终于怕了,他说出温宁就在穷奇道,魏无羡这才平静下来,转身离开,金光善看着魏无羡的背影,气得掀翻了桌子。

  魏无羡将温宁下落告知温情,承诺自己一定会将温宁救出来,温情十分担心弟弟,忍不住泪如雨下,魏无羡赶紧安慰,他们并不知道,温宁此时在穷奇道遭受虐待,被残忍杀害了。另一边,各大世家对魏无羡非常不满,江澄也是满脸怒气。当温情和魏无羡冒着滂沱大雨赶到穷奇道时,却遍寻不见温宁,他们不得已来到尸横遍野的山谷中,温情失声痛哭,在满地尸体中寻找着弟弟,最终,她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温宁遍体鳞伤,身上还插着召阴旗,死状惨不忍睹。温情悲痛欲绝,魏无羡眼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他吹奏陈情,去找****者兴师问罪。

  其实,金氏的人是奉命在这里进行秘密炼制,他们见魏无羡找上门来,为了掩盖罪行,不惜杀害更多的人灭口。魏无羡迈着沉重的步伐,从倾盆大雨中走来,金氏子弟自然知道他的厉害,纷纷跪倒乞求饶命,魏无羡厉声质问他们在练就什么样的邪门功法,又是谁残杀了温宁。这些****凶手死到临头不知悔改,魏无羡见他们不肯招认,便吹奏陈情,让温宁自己来指认凶手。

  随着陈情曲调飘散开来,温宁竟然从天而降,他的面孔如鬼魅般苍白,眼中只有被放大的瞳孔,开始凶残地攻击杀害金氏的人。魏无羡本来没想****,可温宁竟然不受控制,狂躁地大开杀戒复仇,魏无羡拼尽全力呼唤着温宁的名字,在最后一刹那,温宁猛地停了下来,空洞的眼神中似乎有了一丝温暖和波动,终于没有继续杀戮,无力地跪倒在地。

  魏无羡干脆将温宁手下的修士都救了出来,带着他们逃离出去,而蓝忘机担心魏无羡,也赶到了穷奇道,两人狭路相逢,魏无羡脸上写满悲伤和愤慨,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不过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蓝忘机神色凝重,此一去,便是真正的离经叛道,不容回头了。魏无羡的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光,离经叛道?离哪本经?叛何方道?他已做好打算,不再回头。

(转载请注明来自-六大福影视剧情网-:www.6dafu.com)

陈情令相关剧情

  • 暂无记录
Copyright © 2013-2017 www.6da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大福影视剧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