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同志第10-12集分集剧情

  第10集

  沈梦苏不演了,袁昌这个导演犯了愁,师郁是裹的小脚不能演,这时候,潘如梅正好来毛遂自荐要演秋的角色,袁昌同意了。可是,潘***演技随意,根本没有理解剧情。袁昌真为难时,欧阳春晓带着沈梦苏来了。原来两人和好后,就梦苏与麦先生的事达成了和解,沈梦苏保证与麦先生再没有了感情上的纠葛,她发誓不会原谅麦先生给她带来的伤害与痛苦。沈梦苏还来演剧中秋的形象,舞台上梦苏很是认真,很是投入,特别是对于某些台词力争说出来和听着都舒服。演出时,黄埔军校的高主任来看看同学们的联欢情况,他与麦秋实都非常赞成各大学校之间的联谊活动。可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边的话剧演出就要开始时,对面也搭起了一个台子,叫什么“白花剧社”,这时候跳起****,一下子把观众都吸引了过去。“白花剧社”是黄埔军校里的另一个剧团,是以穆非为首的孙文主义讨论会里的成员创建的。黄启带人去与他们理论,结果语言不合双方打起了群架。把高主任气得了不得,阻止了斗殴,也狠狠地训斥了这帮学生兵,但好好的演出也黄了。黄埔军校的学生兵要上战场了,黄启委托麦秋实帮他带给师郁一句话,如果他能活着回来,他要向师郁求婚。师郁听到麦先生把黄启的这句话带到后,很是高兴。再说沈梦苏对学习都非常认真,见同学们都会骑自行车了,她便不分昼夜地练习,终于能娴熟地骑自行车了,麦秋实、欧阳春晓他们都替他高兴。欧阳春晓在教同学们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春晓的各方面表现都非常优秀、积极,中共上级领导批准了欧阳春晓加入中国******。快毕业了,师郁她们颇有点伤感,依依不舍啊。师郁提出了毕业时团委发出为母校留下点什么的倡议,欧阳春晓家有钱,她想让她爸爸给学校实验室里买些器材。沈梦苏的想法是最具意义,也是最新颖的。在校园里种上几棵竹子,闲话中,潘如梅说了句,谁知道梦苏在这里种上竹子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后来在欧阳春晓去麦秋实的办公室里送一份材料时,从窗户里看到梦苏种下的竹子,想到了如梅的那句话。欧阳春晓郑重地找到沈梦苏让她自己想想,内心深处是在恨麦秋实,还是爱。夜里,欧阳春晓翻来覆去睡不着,悄悄起身去把梦苏栽种的那几棵竹子给砍掉了。第二天同学们看到被砍断的竹子都喊可惜,也为砍断竹子的人的行为感到吃惊与可怕。麦秋实提议再去学校后院挖来一些竹子种上,在这里形成一个小小的竹林。东征归来的黄启和袁昌来到女师,二人本想帮助沈梦苏、师郁他们挖竹子,但沈梦苏说只有自己挖出并栽下的竹子留在校园里作纪念,才是最有意义的。

  第11集

  挖完竹子回到学校,欧阳春晓来到麦秋实的办公室,她深深地爱着麦先生,不能让沈梦苏时时地牵走麦秋实的心。她向麦秋实说,那竹子是她砍的,目的就是不想让麦先生就是在毕业后也能时常看到竹子想到沈梦苏。麦秋实很是吃惊春晓的这一行为,也不能理解春晓的心思,明明沈梦苏恨自己入骨,是不可能原谅他的,哪里还有情感纠葛的存在,但春晓偏偏不相信,仍然说梦苏的心底是爱着他的,还说他的关心与爱护是能够暖热沈梦苏的心的。气得麦秋实说欧阳春晓不可理喻,留她在办公室里,一个人急急地走了。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帝国主义列强居然对上海罢工的工人挥起了屠刀,为了支持和声援上海工人的罢工运动,广州举行了数万人的省港大罢工。坤雅女师的学生们、黄埔军校的学生们都参加了进去,沈梦苏也和麦秋实、欧阳春晓、师郁他们一起加入了****队伍。还有区达铭、古大章、陈桂他们。帝国主义的租界巡捕和江面上的军舰发疯似地向游行队伍开枪开炮了,特别是沙基这里,游行人员死伤惨重。麦秋实为救学生们不顾生死,为救梦苏,师郁献出年轻的生命。抱起爱人的尸体,黄启痛不欲生。师郁同学的坟前,面对死难,麦秋实以一位先生的口吻教育大家,人生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要勇敢面对,一定要使自己变得坚强起来,要学会面对一切。因师郁的牺牲而最伤心的是黄启,他已经向师郁求婚了,他已经把他们俩的未来十年、二十年的生活规划好了,然而,属于他们俩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师郁却一个人走了,这让黄启情何以堪啊!这次沙基惨案给沈梦苏带来的影响是较别人更大的,她决定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徒,她向欧阳春晓递交了入团申请书。梦苏来到师郁坟前,把她入团的事向师郁说了,还告诉师郁,她从此将从过去的恩怨中走出来,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革命中。袁昌来向梦苏告别,他们就要北伐了,去完成孙中山先生的遗愿。袁昌对妇女解放的观点认识狭隘,他只主张妇女仅在生活层面上自由就行了,不应该参与政治、军事等领域。这让沈梦苏很是不赞成他,匆匆祝他凯旋而归后,马上离开了。离校时,陈桂来接沈梦苏,麦秋实看着她一步步离开校园,心里一阵阵难过。

  第12集

  北伐战争开始,十万国民革命军开赴湖南前线,一场大战犹如狂风骤起,炮火硝烟,弥漫了半个中国。原本被派到师部的麦秋实主动要求去了前沿作战部队,正好来接他的是袁昌,二连连长,最前沿的部队了。麦秋实就说定到袁昌的二连了,穆非还有点看不起麦秋实,麦秋实告诉他战场上见真章。区达铭和古大章带领工人也来支援北伐军,见工人们乱糟糟的,区达铭生气地又来了一顿训话。区达铭正想针对一个围白毛巾、低着头弯着腰的工人作批评,火车鸣笛了。原来那个人是陈桂,偷偷地混在男工人们中间来参加了。欧阳春晓为了麦秋实不顾家庭的反对也来参加了北伐队伍,沈梦苏也为了不放心春晓而来到了北伐队伍的火车上。看到一路上的军人尸体,陈桂害怕了,古大章埋怨她说,劝她不要来,她坚持要来。欧阳春晓和沈梦苏看到铁路上的情形,也心惊胆战起来。袁昌在问到麦秋实的心上人时,推测说,沈梦苏就是麦秋实的心上人,也是逃婚人。两人正说着,突然传来爆炸声,火车停了,袁昌带兵下车看看,原来是唐生智的队伍和吴佩孚的直系打了起来,交通阻断,袁昌的连队只能原地待命。这时候,沈梦苏与欧阳春晓都看到了麦秋实,他们同在袁昌的连队里真是巧合。欧阳春晓向麦秋实表达了爱意,但麦秋实没有接受这份珍贵的爱。春晓拉来麦秋实来看袁昌为梦苏画像,袁昌和麦秋实两人的政见一直不合,袁昌对******人有成见,总认为天下**竦炒蛳吕吹模窀锩彩枪竦辰⒌模膊趁挥懈沙隼词裁创笫隆C钕吕戳耍诘耐诺娜挝袷亲杌魑馀彐诘闹毕稻>鸵险匠×耍衙嗡盏幕窠桓嗡毡9埽笄锸狄蚕氚岩环庑沤桓蛎嗡眨蛎嗡詹唤印B笄锸岛俺隼矗涝兜茸派蛎嗡战邮芩U飧费舸合拇蚧魈罅耍锫硪桓鋈讼虻腥朔较蚩癖肌T赡氯嗜プ匪裁挥凶坊乩础2慷映龇⒘耍度胝蕉泛螅∶嬉斐2伊矣氩锌幔笄锸狄蛭彩堑谝淮紊险匠。郧岸际窃谘@锎馐巧浪布涞恼匠。蚕缘糜械慊怕摇5芯笥锏幕共欢系赝馔伦呕鹕啵锩绞恳桓龈龅瓜吕矗送霾抑亍E费舸合蜕蛎嗡斩妓嫖郎拥搅饲跋撸谰壬嗽笔保合硐值靡斐S赂摇I蛎嗡湛吹搅嗽谇谰壬嗽钡拇合保徽笱T危说瓜氯ァ

(转载请注明来自-六大福影视剧情网-:www.6dafu.com)
Copyright © 2013-2017 www.6da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大福影视剧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