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44集分集剧情

  第44集

  法庭上,夏云斩钉截铁地承认,郑昊就是自己和汤继业的儿子。但是,当薛寒志问道,夏云是否同意由郑昊继承汤继业遗产时,夏云却犹豫不决了,她支支吾吾,称这个问题有些复杂。很明显,夏云的话不是自愿的,她一直都是受胁迫的。休庭时,薛寒志和汤宁、郑昊仔细分析,认为遗漏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点:夏云的确认了儿子,但她明显是不同意郑昊继承财产的,这其中必定有猫腻。果然,继续开庭时,钟克明认定,夏云之所以不同意把汤家财产留给郑昊,是因为郑昊不是汤家的继承人。他先是质疑夏云与郑昊的亲子鉴定报告不真实,之后又信心满满地询问夏云,你可以确定郑昊是你的儿子,但你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汤继业的儿子,对不对,夏云眼中含泪,很是委屈,她只能坚称,孩子是自己结婚之前就怀上的。钟克明表示,结婚之前就怀了孩子,就是未婚先孕,他又问道,夏云在结婚前是不是有一个叫高怀义的男朋友,夏云只好默认,高怀义就是自己的男朋友。钟克明指出,那么没有人能断定,郑昊的父亲到底是汤继业还是高怀义。他的咄咄逼人,将夏云描绘成了一个抛弃高怀义的爱情,选择汤继业的权贵的女人,夏云受制于人,只好违心承认,自己婚前有两个******,无法确定郑昊到底是谁的孩子。薛寒志与汤宁陷入了被动。休庭后,钟克明很是得意,但夏云认为这对郑昊不公平,她想让郑昊与高怀义做一次亲子鉴定,还自己,也还郑昊一个清白。钟克明意识到,夏云想用高怀义和郑昊没有亲子关系的鉴定报告,来从反面证明郑昊是汤继业的儿子。钟克明冷冷地盯着夏云,他一字一句地说,高怀义已经于半年前在香港去世了,他不可能与郑昊做鉴定了。夏云大吃一惊,情绪很激动,她难以置信,声泪俱下地控诉着钟克明的恶毒心肠,明知高怀义去世,竟然还不通知自己。钟克明已经没有了人性,他现在等于是断了夏云的一切后路。周童告诉汤宁和郑昊,到目前为止,大家一直都在被钟克明牵着鼻子走。的确,汤继业不在了,郑昊无法与他做亲子鉴定,而且,钟克明还抛出了高怀义这个重磅炸弹,将事实造成了一定影响。周童认为,当务之急是找出高怀义,让他与郑昊做亲子鉴定。这时,他们接到电话,得知高怀义已经去世,一丝希望又泯灭了。几人冥思苦想,周童想到,陆志强一直在苦苦追查玉芬里拆迁案的真相,不惜花费二十多年来上诉,最近终于得到了市委领导的重视。汤宁心生一计,可以声称自己手里有当年真相的重要依据,以此吸引陆志强,从他身上找线索。郑昊约见陆志强,告诉他,自己拿到了郑毅坚的日记,可是唯独缺了1987和1988年。陆志强认为其中必有蹊跷,他还透露,当年郑毅坚被害,不只是因为玉芬里一案,也因为郑毅坚拿到了汤继业行贿的证据,汤继业当年向浦江区的副书记谢清平行贿。陆志强坚信,这两本日记一定是存在的。郑昊晚上回家接着翻日记,发现那封写给汤宁的匿名信真的是出自郑毅坚之手,还找到了郑毅坚写信的理由。郑昊赶紧给汤宁打电话,告知她真相。现在,匿名信的谜团解开了,但为什么还要掉包婴儿呢,而且,郑毅坚明显说明,自己知道汤宁是钟克明的女儿,他又是怎么得知的呢,再次开庭,薛寒志要提交一份非常重要的书证,那就是郑毅坚的日记!钟克明听到此言,脸色微变。

(转载请注明来自-六大福影视剧情网-:www.6dafu.com)
Copyright © 2013-2017 www.6da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大福影视剧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