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43集分集剧情

  第43集

  周童来找汤宁,他指出,郑毅坚根本进入不了夏云的产房,如果真是他掉的包,那他一定有个帮手,就是何玉琴。周童查过,何玉琴当晚正好值班,她既有作案时间,又有动机。何玉琴痛恨抛妻弃子的钟克明,而郑毅坚痛恨出卖自己的钟克明,这一点不谋而合。汤宁仍然觉得不妥,如果只是因为仇恨,何必要把自己放到汤家。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目的。汤宁来到何雅音处打听真相,何雅音认为郑毅坚是一个好人,他一定不会掉包婴儿的。何雅音还透露,前几天自己在整理郑毅坚遗物时,看到了工作笔记还有日记。汤宁得知郑毅坚留有日记,便将它们带走仔细查看。汤宁经过查看,发现只少了1987和1988年的日记,她将这件事告知薛寒志,薛寒志认为,一个常年有写日记习惯的人,不可能单独没有这两年的日记。而这时,钟克明正在阅读自己的日记,他的记忆回到了很久之前。在玉芬里的拆迁现场,拆迁队强行推房,与当地居民发生了激烈冲突,郑毅坚上前劝说制止,混乱中被拆迁人员打成了重伤,愤怒的群众在反抗中也打伤了数名拆迁人员,最终造成了这场重大伤害案件,汤业新城项目出现巨大风险,钟克明也将面临一场非常不利的刑事诉讼,为了不让自己的事业和前途夭折,必须有人担责,以平息这场伤害案,郑毅坚受伤致残,已经表明,他是伤害案的主要参与者,所以,钟克明找到了法院的乔法官,指认郑毅坚应该承担的刑事责任,快速了断这起案件。原来,出卖郑毅坚的人正是钟克明。钟克明看完日记,将这部分烧毁了。案子开庭,汤宁和薛寒志作为汤静的律师,与钟克明展开对决。作为被告的钟克明指出,这个遗产继承案是要由汤继业的亲人来提出起诉,汤静与汤继业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不能作为原告,而汤静之所以作为原告之一,是因为汤立群私底下悄悄地将她的股份转让给了汤静,而使汤静成为利益关系人,但是那些股份却是他与汤立群的共同财产,没有他的同意不能转让,所以汤静不是合理合法的利益关系人。这时,薛寒志向审判长请示出示一位新的证人,薛寒志所说的证人就是郑昊,他相信郑昊的出现一定会让钟克明阵脚大乱。于是,郑昊缓缓走入法庭,他大声宣布,自己是本案的利益关系人,因为自己是汤继业的儿子!现在,如果郑昊要讨回公道,就只能重新起诉,他认为起诉有两个难点,第一,自己起诉的是母亲夏云,而夏云现在不知所踪,如何才能给她送起诉书呢;第二,自己如何证明是汤继业的儿子呢,如果夏云不配合该怎么办,汤宁也没有头绪,晚上,当她独自沉思时,突然有神秘人将一张纸条放在门外,上面写着夏云目前的住处,汤宁赶紧把地址告诉郑昊,两人认为神秘人就是戴波。的确,戴波一直用自己的力量默默帮助着汤宁。于是,郑昊找到夏云,夏云答应做亲子鉴定。而戴波准备辞职,他向钟克明承认,是自己将夏云的新地址透露给郑昊的。钟克明其实早就心知肚明,但他仍然信心满满,认为自己能打赢官司。继承案继续开庭,郑昊想请出夏云当证人,证明自己的确是汤继业的儿子,但却遭到了钟克明的反对,他指出,夏云也是自己的当事人,她怎么能去对方那边当证人呢,钟克明还搬出了中国民诉法的规定,坚称当事人与证人是有区别的,不能同理而论。双方一时陷入了僵局。钟克明为了胜诉,约夏云见面,他恶狠狠地质问夏云,为什么要和郑昊做亲子鉴定,这是违反了彼此之间的约定!夏云一脸无辜,做亲子鉴定只是为了认儿子,不是为了打官司,而且,郑昊就是自己的孩子,难道这天下还有母子不能相认的道理吗,钟克明气得脸色发青,在他心里,重要的不是夏云的儿子,而是自己和夏云的约定。钟克明决定,要把夏云送出国。夏云此时身为母亲,已经不愿再听从钟克明的摆布,她执意要上法庭,公布自己和郑昊的关系。钟克明很无奈,他只好答应了夏云的请求,但提出条件,夏云在法庭上必须听自己的话。

(转载请注明来自-六大福影视剧情网-:www.6dafu.com)
Copyright © 2013-2017 www.6da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大福影视剧情网